谁家那小池

无心人与多情客,皆是我

肥腻美人:

看国胖天团用心演绎经典老歌。

No.6刘国梁版——【母亲】

【公告及说明】

秘密花园1988:

大家好,本子博客是 Ao&Long 的图文汇总博


一、本子博客会对每天对应时间段内在lofter内发布的相关图、文、饭拍照,进行分类整理汇总链接,并定时发布。


二、小仙女们在自己的主页发布图/文成功后,在自己的图/文 评论区@本子微博即可,有管理员进行收集汇总。


PS:若万一不慎有遗漏,请再次at或私信,非常感谢~


本子博意在tag无法使用的情况下方便大家阅读扫文/图,无偏好,且不参与各圈任何事件。汇总图文饭拍以本文第二条所述方式视为“同意汇总”,否则视为原lo不愿汇总的图文,不会打扰。本子博将于2017年11月10日起试运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起努力了~^-^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昨天看到左夜退圈了,今天又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智障总是何其多,从一开始,这个圈子就不缺少是非。
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凉薄的看客,其实对这些作者还是有感情的。左夜算是最早关注的微信体了,很喜欢她的梗,好郁闷啊。关注的那些人,钉子户大大的文在圈子还没开始热起来的时候就已是镇圈神文,后来就没有更新了,万分温暖的日记体,写得很好,现在也不太更了,还有特别天米坡小贱蝶的风格,又暖又虐,现在也很久不更了,蔚灵的千岁千岁千千岁,棱花看的画地为牢,都好喜欢,只可惜都退圈了。希斯忘了他是谁,不知道为啥好喜欢这个id,文也很好,今天又看到有傻逼在diss她,shit。星海,坂田,卡卡,感谢她们一直在。还有旖旎灵狐,超高产又写得超好的大大,分手N次方、警局故事、黑与白、死敌、魂、还有还没看的国色,真的写得特别特别好,今天也是无端生出是非,真是邪了门了。最喜欢的几篇昕博,码字员大大不写同人了,扶苏毕业了,方覆雨也很少更了。或许没有谁能一直在,希望留下来的能留久一点再久一点。
可能总有一天要长大,但是那些哭过笑过,那些炸过的烟花,能都不作数了吗?

恶魔的噩梦(獒龙)


尘土梦,蕉中鹿,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一)
马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好像和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同,乒乓球还是他生活的重中之重,小小的一方球台承载了他从5岁到25岁到35岁所有的梦想与坚持。

2003年进入国家队;2004年拿了人生中第一个青年赛的冠军;2009年在亚锦赛中夺得团体、男单、男双和混双四冠;2011鹿特丹世乒赛决赛中惜败王皓;2012年伦敦奥运会打败王皓登顶;2013年世乒赛再败王皓一度失意迷茫几近退役;2015年涅槃重生连续夺得苏州世乒赛、乒乓球世界杯、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总决赛男单冠军;2016里约封王成为乒坛史上第九位大满贯,里约之后宣布退役转战教练,同年和相恋八年的女友领证修成正果。

这一生虽也有起起落落,总得来说还算顺遂,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着实应是羡煞旁人。

只是,马龙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有对自己视如己出的教练,有平时打打闹闹关键时刻能为自己两肋插刀的师弟,有自己一手奶大乖巧懂事偶尔撒娇的弟弟,有娴静大方一心为家庭的妻子,还能缺什么?
是啊,还能缺什么呢,只是还是不对劲,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怎么说呢,马龙觉得幸福得太虚妄,像是失了一半灵魂,像是忘记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怎么了?没事吧”妻子看马龙脸色不太好,伸手去够他的额头。
马龙竟下意识地躲开了,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龙哥,你怎么了?”妻子愈加疑惑。
马龙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感觉胸口越来越闷,喘不过气,他想逃离,逃离这个他熟悉又不熟悉的世界......



(二)
马龙从睡梦中惊醒,虽然是还算完满的梦,但还是把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张继科还睡着,睡梦中本能地将马龙紧紧圈在怀中。

怪不得胸口这么闷,马龙有点想一龙爪呼上去。想想还是忍住了,只是细细打量着他的爱人。

睡着了的藏獒敛去了平时的锋芒,有一种令人沉溺其中的温柔,俊朗的轮廓,立体的五官,嘴角有些许上扬的弧度,睫毛比人家女孩子的还要长。这个人啊,还真是要命的好看。

真好啊,只是梦,张继科还真真切切地在自己身边。真好啊,是第十个大满贯不是第九个。真好啊,圣勃莱德杯上二人的名字永远刻在一起。真好啊,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有这人的相伴,见证并参与了彼此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些时刻。是对手,是朋友,是苦行僧,是亡命徒,是痴心绝对,是不一样又怎样,是镜中月,是心上人,是注定要纠缠一生的唯一,是一辈子绕不开的‘张继科与马龙’。

“怀疑在某一个国度里的某一年/还未带我到世上那天/存在过 一位等我爱的某人/夜夜为我失眠/从来未相识 已不在/这个人 极其实在/却像个 虚构角色/莫非今生 原定陪我来/却去了 错误时代”如果哪个时空里的马龙从未遇见张继科,那他真是太寂寥了。幸好,这只是个梦啊,想到这儿马龙又往男朋友怀里钻了钻。

“怎么了?做噩梦了?”感觉到怀中人儿的动静,藏獒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亲了亲他龙崽的额头。
“咦,这么多汗,真做噩梦了?”
“昂”
“梦见啥了?”
“我梦见我的人生里竟然从来没有过你,这也太荒唐了。”
“不存在的,别瞎想,咋俩可是双子星,浩瀚星河里也是在一块儿的那种”

“吸吸吸,继科儿,咱们要永远永远在一块儿呀。”
“那必须的,反正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不论多难,都不会。”
“我可记住了啊~”马龙抬头蹭蹭张继科的胡渣。
这在张继科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勾引,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逮着他来了个深吻。

二人腻歪了一阵,天色尚早,又相拥着睡去。

呐,你知道的,我爱你,没有你,再好的人生对我来说都是噩梦。



















没有了别拉下去了(ಥ_ಥ)



















(三)
女人在厨房忙完今天的晚饭,回头看见马龙歪在沙发上似是睡着了。
“珂珂,去叫你爸爸吃晚饭了。”
“爸爸,爸爸~”
“嗯?”马龙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爸爸你怎么睡着了?咦,爸爸你哭了?”
“昂?...........
...............没事,爸爸只是做了个梦。”

不论结局,奉陪到底。
你们太他妈帅了!我爱你们!
你们豁得出去,我们又怕什么!
誓与国乒共进退!

【獒龙】锦书谁寄相思语 (浙江高考作文题尬写)

       (强答,严重偏题,还超字数。。。。。。)

 

如果人生是一本无字之书,谁是那个会在上面刻下烙印的灵魂?

 

“龙哥,快件。”方博拎着个包裹走进来。

“放这儿吧。”马龙从正在工作着的电脑屏幕上移开眼。

“上面没有署名,也看不出哪里寄的,我看八成是科哥。”

“大博儿,你很闲是吗?”马龙淡淡地扫了方博一眼。

“没有没有,我先去工作了。”方博赶紧开溜。自从….之后,马龙就越来越盐了,平日里就是个工作狂,哪还有半点当年小奶龙的样子。

 

马龙拆开快件,这回是一本《爱你就像爱生命》,只可惜张继科不是张小波,他马龙也不是马银河。

这几年马龙收到过从世界各地寄来的书,通常会夹着一张当地的明信片,有时候张继科会在上面写上几句酸诗,什么“青松和大海,鸦背驮着夕阳,黄昏里织着一张回忆的网”,什么“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什么“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有时候什么也没有,就是一张风景照。

想当年大学的时候,二人也是招人艳羡的一对儿,一个是经管尖子生,一个是中文系大才子,被称为A大双子星。两个人平常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窝在图书馆一起看书学习就等于约会,偶尔牵个小手逛个操场或是下个馆子就着烧烤和啤酒谈情说爱顺带谈人生谈理想,更是闪瞎一众人的眼。

虽然在当时也还是禁忌之恋,但是藏獒是谁,没在怕的,他不怕马龙自然也不怕。张继科虽然长得像叛逆少年骨子里却是个文青,他们约好以后要一起走遍世界上所有浪漫的地方,张继科还说要给马龙写最美的情诗还要出版成诗集,马龙就说那我就努力赚钱给你出书……

转折发生在临近毕业的时候,两人吵了一架,冷战了几天,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小情侣间吵吵闹闹那叫情趣,正当马龙想着继科儿怎么还不来哄我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先去找他吧的时候,张继科却发了条信息来上面只有冷冰冰的马龙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几个字“龙,我们分手吧”。

马龙当时有点懵,不就是自己闹了点小情绪吗,张继科你这是几个意思?!几次想去找他问清楚,可张继科就是故意躲着他。接下来论文答辩、实习、找工作忙得焦头烂额天昏地暗,等马龙闲下来想找张继科好好谈谈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得,那人已溜得没影儿了。据说当了什么旅行作家,为某著名杂志写专栏,全球各地跑。这段感情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结束了。

而且那人躲归躲,撩起自己来却是丝毫不含糊,这些年马龙收到的书和明信片占的地儿都比他的手办多了。你说他张继科是不是个混蛋,真是想想就生气。

 

马龙翻了翻刚拆开的书,掉出张明信片,这是哪……靠!北京!张继科你他妈还敢回来!!!

……………你他妈终于回来了。

 

自从收到张继科上一次的书,马龙就有些心烦意乱的。分开已有两年多,可是这人一个细微的举动,还是能让自己失了分寸,凭什么。

“龙哥,我和瞎子等会儿去吃火锅,一起不?”下班的电梯里,方博盛情邀约。

“不了,你俩去吧。”傻子才去当电灯泡,马龙心想,这些年被方昕暗许夫夫闪瞎的眼都是当年和张继科秀恩爱欠下的债啊,而且还让他一个人来还,简直没天理。

走出电梯,远远望见前台那边许多小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什么。

“马总,方总。”

“哎,小李,那边怎么了。”

“门口有个大帅哥拿着花儿在等人呢,长得可帅了,比电影明星还好看。”

“唉现在的小姑娘啊….”方博感叹。

只是等走到门口,他就呆了,“哥…?哥!”说话都不利索了。

“卧槽老张?!”这是刚取完车的许昕。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里之后,何为归处?而现在浪迹天涯的小藏獒,捧着一束硕大的玫瑰花,回来找他的小王子。

 

那人黑了点,还瘦了点,成熟了不少,还是好看,要命的好看,一双桃花眼含着笑意望着他。马龙有些愣神,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定定地看着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龙,给你。”

“咳咳,”马龙回过神来,“张先生,好久不见,不过我想我俩的关系没到送花的份上吧?”

“龙你不接是想这么耗着引更多人来围观吗?”

马龙瞄了眼周围看热闹的员工,你大爷的张继科,丢人丢到家了。

 

“那个,老张,师兄,咱们改天好好聚聚啊,我跟方博儿先走了。”许昕拉着方博走为上计。

“瞎子你拽我干啥?!”

“人家小俩口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别瞎掺和,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许大蟒口中的小俩口此刻终于找了家没什么人的咖啡馆,决定坐下来好好谈谈。

“龙,我给你寄的书你都收到了吗?书里的明信片你都看到了吗?我把咱俩当初说好要去的地方都去了一遍….”

“扔了。”马龙没好气地说。只是听到张继科提以前,心里还是酸酸的。

“龙,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过得好吗?你还有脸问我过得好吗?!

“好,很好,没有你张继科好得不得了。”马龙的火气蹭地就上来了,“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当初什么都不说说走就走,现在回来是想旧情复燃吗?还有你去的那些地方,是,当初说好一起去,你凭什么一个人都走完了?!你把老子当什么?!”

马龙觉得要不是自己修养好,就该把对面那人按在地上揍一顿。

“对不起,”艹,自己这问的是狗屁什么问题,张继科有些懊恼,他的龙一向出色能干,怎么会不好,但是他的心和自己是一样的,又怎么会好,“对不起龙,都是我的错,我….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能拖累你,不能把你往歪路上带,阿姨说得对,你应该找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我无所谓但是我不能让你成为被亲戚议论的对象….”

 

“其实…….”马龙冷静下来,“我妈后来跟我说了这事儿,但是!你怎么能擅作主张,你怎么能以为我没有和你一起面对的勇气和能力,你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还一走就是这么久?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是,我混蛋,都是我不好。”

分手之后,张继科的痛苦不比马龙少,起初他以为痛下狠心能让彼此都忘了对方,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只是徒劳。他走遍了世界很多角落,却似乎哪里都有马龙的身影,他看了很多书写了很多文章,高深的,晦涩的,颓废的,昂扬的,却发现只有马龙是他唯一的圣经。他想自己是不是错了,大错特错。

“龙,我舍不得你受伤害…”

“那你回来干啥?现在又舍得我受伤害了?”

“不,马龙,当初是我糊涂,这几年在外面我经历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我拼命工作让自己有能力有资本保护你,我想清楚了,不管怎样不管会有怎样的困难我都想和你在一起,这一次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手,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

“不敢不敢。”

藏獒有些急了,一把抓住对面人的手,“龙,你不要我了吗?”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不能轻易心软……马龙在心里告诫自己。

“龙,你看,”张继科从口袋里掏出一堆东西,“这是我这两年的积蓄,这是房子钥匙,这是车子钥匙,都给你。”

“我不要。”

“给你了就是你的了,要留要扔都随你。”张继科突然霸总上身,“只是…..有个小问题……”

“有屁快放。”

“那个龙,我卡、钥匙都给你了,我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地方住,你会收留我的吧?”张继科耍起了无赖,嗯,张大诗人表示为了追回心上人,无赖一次又何妨。

“噗哧”,马龙没忍住,这人在这儿等着他呢,“张继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耻呢?”

“现在发现也不晚嘛,龙你笑了,是答应了吗?”

“没有。”

“你这么好一定不忍心看我露宿街头的。”

“忍心啊。”

“龙,马龙,龙崽……”

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儿卖起萌来真是要人命了,马龙觉着他大概是上辈子欠张继科的。

“勉强收留你一晚上,看你表现。”

“我就知道,那咱们回家吧。”

“什么回家,那是我家,你只是借住,借住懂不懂?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昂。”

“哎好嘞,借住。多谢龙哥愿意收留小弟。”张继科的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他在外漂泊的时候,日子过得挺精彩,但是总是缺了点什么,现在,他想终于把他找回来了,他的灵魂,他的命。

敬往事一杯酒,仍可以共白头。还能怎么办,凑合着过呗。

 

N天之后的某个清晨,张继科搂着他的小龙人儿睡到自然醒,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放满了张继科寄来的书籍的架子上,投下斑驳的影迹。兜兜转转,终于看明白自己的内心,而他仍在那里。人生最大的幸运大抵如此。

“龙~”

“昂?”

“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诚不欺我。”

“那你找你的颜如玉去呗。”

“我嘛,是书中自有小肥龙。”

“滚蛋!”

 

END

 

浙江,獒龙?
偷摸立个flag😂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江苏考生正面缸从来不带怕的!

江苏卷   昕博✍

希望我现在还能看得懂题目orz

小斜阳:

有人玩这个吗,明天高考作文题盲狙。
我先来:天津卷 昕博😃

少年随风(獒蟒)下

我有很多脑洞,写出来的故事却常常不尽人意,怎么说呢,有点无趣吧,羡慕那些能写得很有趣的大大。
不管怎样,少年随风算是写完了,上中下分得有点不合理哈哈~也算是对自己的喜欢有个交代了。还有,谢谢那些给我这么无趣的故事点小红心的小仙女们,谢谢你萌~



        封闭训练的调整日,男队接了一个活动,主力全被拉出去卖艺。
       有和球迷互动的环节,来了很多张继科的粉丝,震耳欲聋地喊着张继科的名字,吵死了,耳朵疼,许昕想。
      活动结束有一段留给媒体采访的时间,来了不少记者,将他们团团围住,张继科站在许昕边上。反正主角是队长和老张,自己只要负责微笑就可以了。
      好吧,还是太天真。一个男记者死命挤到他们面前,话筒都要戳到许昕脸上了。张继科蹙了蹙眉头。
      “许昕,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问吧。”
      “请问你对于继奥运会男团决赛输给水谷隼这次亚锦赛又输给了日本的丹羽孝希有何感想?”
      这个坎儿真是过不去了。。。许昕自嘲地笑了笑。刚想回答,那记者却连珠炮似的又抛出一串问题。
      “你在奥运之后在与樊振东的比赛中几乎全败,第三主力的位置是否名实不符?”“技术难有突破,你觉得你还能在主力的位置上霸占多久?这是否不利于乒乓球的发展?”
      许昕有些懵逼,这记者是来找茬的吗?而一旁的张继科,脸明显黑了几个度。
      “请你好好提问,不要刻意博眼球。”张继科觉得自己这几年真是沉稳了不少,这种情况下还能好好说话。
      “张继科,请问你在一直伤退的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打下去吗?”
      “打不打我想用不着向你交代。”
      那人不甘心,又转向许昕。(许昕:我长了一张很好欺负的脸?)
      “作为直板选手,你在成就上却完全够不上前辈王皓马琳的高度,有人说你是直板之耻,你怎么看?”
      许昕的脸色有些难看。
      张继科在心里骂了句我艹,动作比大脑还快一步,伸手大力推开那人的话筒,“这种傻缺问题也问得出来,你是不是记者?真是什么人都能混进来。”
      那人却想继续挤上前,似乎越有爆点对他越有利。节操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推搡间张继科将他采访的话筒打落在地,场面一时间有些不可控。之前一直在看热闹的其他媒体,此刻却连忙举起闪光灯对准了主角。
      “继科。”许昕拉了把张继科,担心他家藏獒不管不顾起来把媒体得罪个遍,那可真要上头条了。
      马龙小声说了句你俩先走,然后作为队长总结了几句发言。“谢谢各位对中国乒乓球队的关心和关注,这是一个很棒的团队,每个人都在为国旗的荣光而努力而奋斗,也请大家多给我们一点空间与尊重,谢谢。”
      这次不愉快的活动总算是结束了。然而自媒体时代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各路消息总是传播很快,网络上已掀起了一场关于国乒队的舆论风暴。

       几个人在回去的车上打开手机,刚刚发生的事情已上了热搜,#张继科#,#张继科打人#,#张继科怒怼记者#,#许昕#等几个话题赫然在目。
       打人?“现在造谣都不用负法律责任了吗?”许昕觉得现在的媒体真是无下限了,又想起事情是因自己而起,莫名有些难过。
      “呵。那人什么东西,老子倒是想打他来着,没把这罪名坐实了真是可惜了。”张继科想到那人对许昕的样子还是很生气。恩,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藏獒君啊。
      “我觉得科哥做得没毛病。”小胖一脸我是单纯好少年的样子,与球场上暴力的樊少皇大相径庭。
      “是啊,他这么对瞎子,按我哥以前的脾气早揍他了,哥你现在能忍多了。”
      “行了行了,你就别添乱了。”马龙一把捞过他家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傻子,“还是想想怎么向刘指导交代吧。”

       “那傻缺说的,你别往心里去。”张继科捏了捏许昕的手,他知道他家大蟒正处于心理的重建期,可不能被什么随随便便的人都影响了。
       “你也太冲动了,忍一忍就过去了,反正我也无所谓。”许昕担心这事儿会对张继科有不好的影响。
       “你无所谓,我有所谓。”张继科望着许昕,桃花眼撩人却深情。你又怎么会无所谓呢。“许昕,我不允许任何人轻视你,包括你自己。”

      刘国梁在办公室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又接了几个相熟的记者的电话。这帮兔崽子,又惹事了。给马龙拨了个电话,“回来之后你们几个来我办公室一趟,一个都不许跑。”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微博上不都有视频吗?您没看到?”张继科是不怕的,笑话,肖门弟子怕过谁啊,反正他也没做错什么。
      “看到什么?看到你打人?”
      “刘指导,继科没打人。”许昕连忙解释。
      “是啊,刘指导,这回继科儿真没错,充其量也就是反应大了点,是那采访的人对大昕太过分了,媒体都乱写的。”
      “咳咳,你们什么心性我还不清楚嘛,只是现在国乒关注度高了是哇,大大小小的媒体都盯着我们是哇,其中很大一部分又都是只关注热点和点击率不关心事实的是哇。这件事情呢我们还是要做出一个应对,解释是要解释的,还有即使错不在我们,我们也要采取一个自省的态度,毕竟严于律己是我们一贯的作风是哇。当然,对那些不良记者的也要予以谴责,不能让人家以为我们好欺负是哇。”
      “刘指导说得很对是哇。”
      “方博,你是不是想加训几个一万米?”刘指导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不敢不敢。”
      “你们也不必特别关注这事儿,我会以全队的名义出一份声明,等热度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是哇。当然,一个张继科一个许昕,你俩也要注意点是哇,不要惹事,好好训练。好了,一人一个一万米,跑去吧。”
       于是操场上出现了五个跑圈的身影。

      训练完,许昕去张继科房里窜门儿,张继科在洗澡,许昕趟在他床上刷会儿手机。虽然张继科自己不在乎那些谣传,但是许昕在乎,他不想他受到任何冤枉与质疑。你不在乎的,我替你在乎,于彼此都是如此。
      刘指导的声明已经出了,完整的视频也被各方转载,关于“打人事件”的不实言论倒是也渐渐淹没下去了。大多数粉丝也表示理解,并对采访许昕的那个记者表示强烈谴责。但是不和谐的声音还是存在,有说张继科脾气大耍大牌的,有怀疑张继科要进军娱乐圈炒作的,更可笑的是还有人信誓旦旦的说张继科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处罚,下一站公开赛被禁赛了。
      你是刘国梁还是蔡振华啊?许昕都被气乐了。
      许昕发了条微博,‘对于今日的突发事件,我只说三点,剩下的我想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第一:张继科没有打人。第二:有些人不配称之为记者。第三:张继科和我会参加下一站公开赛的双打,大家为我们加油吧。’
      几分钟内就被转载了上千次,许多张继科的粉丝在许昕的微博下面表白她家哥哥,“哇科科太man了”“#请媒体还张继科一个清白#”“老大就是仗义”“表白张继科,我只喜欢张继科”。。。。。。 “情敌”真多,许昕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也有一部分声音谴责许昕连累了张继科,自己没有本事还连累她家哥哥,蹭她家哥哥热度什么的。对此许昕表示懒得理会,反正你家哥哥都是我的人了。

      张继科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就往许昕身上蹭。
“起开。”许昕嫌弃地推了他一把,却还是没能拦住大黑狗的亲近。
      对于强度极大的封闭训练来说,这样腻在一起忙里偷闲的时光也是难能可贵。
      “现在这网上啊,真是什么奇葩言论都有,你看这有说你因为今天的事儿公开赛被禁赛的呢。”
      “嗬,这次公开赛给我禁了我得找教练组拼命,万米可跑,咱俩的双打不能弃。”
      “那是,蟒爷我带你飞。”
      “谁带谁飞啊,嗯?”张继科将许昕搂紧了些。
      “别闹。”

      网瘾少年打开微博,看到特别关注更了条博,看底下的评论,很多自己的粉丝,还有些酸许昕的言论。
      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对许昕评头论足?我全心全意护着的人,你们凭什么说他,就算是自己的粉丝也不可以。
      张继科想了想转发了许昕的微博,“还是自己的兄弟最懂自己,我们玩竞技体育的人,赢得起、输得起!你们有些人说的我都感觉可笑,快歇歇吧,别再浪费自己的脑力在没必要的事上了。”嗯,就是这么霸气。还有某藏獒其实想说“还是自家爱人最懂自己”,要真这么发了,微博估计都要瘫痪了。

      “公开赛咱俩好好加油。”
      “嗯。”
      “一定要拿冠军。”
      “嗯。”
      “许昕,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边,无条件地相信你。那也要相信你自己。”
      “嗯。”“你也是。”

      其实奥运之后,许昕一直有点丧。张继科还是那个张继科,可那个恣意洒脱的许大蟒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了。
      许昕想起许多年前和张继科翻围墙偷溜出去到酒吧熬夜看球,月光下是两个热血而无畏的身影。或许这个联想并不恰当,但是许昕知道,身体里的那个少年,要苏醒了。

      公开赛男双决赛,中国队的两支队伍一路过关斩将,在决赛会师。对阵双方是重出江湖的獒蟒组合和新生代力量亚锦赛的男双冠军樊振东与林高远。
      比赛很激烈,频频有神球出现,大比分之后2-2之后打到了决胜局。张继科和许昕配合默契,且打得很主动。
      10-9,张继科许昕领先。
      最后一球,许昕一个漂亮的远台进攻,张继科完美配合,赢了!
      俩人默契地来了个胸咚,嗯,这是属于他俩的庆祝方式。
      球迷席上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张继科和许昕相视一笑,用只有对方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句“世乒赛加油”。
      你要加油。你也是。这条路不论多难,始终有你一起。
      许昕觉得自己是真“活”过来了。

      往事如风,岁月不曾为谁停下它的脚步。
      然初心如锦时,归来仍少年。
      一个张继科一个许昕。

少年随风(獒蟒)中


       许昕想自己是不是老了,这些天总会想起以前的事,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和张继科的点点滴滴。
      有时候也挺无奈的,自个儿师兄和张继科被称为双子星,球迷眼里,他们俩才配相提并论吧。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优秀,还达不到他的高度。只能偶尔欺负欺负师兄的大博儿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许昕才不承认自己的幼稚。
      虽然许昕总是表现得随性洒脱,甚至偶尔有些没心没肺,但是对待乒乓球,他从来不是随便的。他是真的,很想,能和张继科并肩。

      这次封闭训练,许昕格外认真。微博一个多礼拜没上线,每天除了训练训练还是训练。再次回到训练场上带许昕的吴敬平指导表示深感欣慰。
      封闭训练和世乒赛之间还有一站公开赛,许昕想,从零开始,一步一步来。

      这些天许昕总会主动要求加训,张继科就留下来陪他。
      “你伤还没好利索呢,先回去吧。”
      “多练练,好得快。”
      “嘿,什么逻辑,你那八百万迷妹该心疼了。”
      “她们疼她们的去,你吃醋啊?”
      “张继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醋啊?”这人真是自恋得可以,许昕忿忿地想,明明就是条大黑狗,那些迷妹都眼瞎。
      “许昕”。张继科停下手中的拍子,直直地望向许昕。
虽说两个人也算是老夫老夫了,但每次张继科突然认真,许昕还是有点莫名的紧张。
      “干啥?”
      “许昕,公开赛我俩配双打吧。”

      双打。。。许昕的思绪飞到15年,苏州世乒,他和张继科两个“伤残人员”的组合硬是打赢了生龙活虎的小胖和周雨。他还记得赢了之后他和张继科来了个激情的胸咚,这也从此成了獒蟒组合的标志。热血难凉,初心未改,那一刻许昕发现他们灵魂里的那个少年,从未走远。
      作为左手直板运动员,可以说是双打的必备选手,许昕和许多人配过双打,方博、马龙、樊振东。。。但是许昕心里最想一起与之捧起伊朗杯的人,从来都是张继科。

      “刘指导会同意吗?”
      “你就说你想不想吧。”
      “废话,当然想。我还想和你再拿一次伊朗杯呢。”
      “那就行了,刘指导那边我去说。至于伊朗杯。。。许昕,我可能撑不到下一届世乒赛了。”
      许昕的心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疼得他一个激灵。
      “张继科,你等等我啊。”
      张继科知道许昕的心思,知道他一直在努力追上自己的步伐,努力在三大赛上有新的突破,他也期待能和他的许昕在最高水平的决赛相遇。只是对于运动员来说悲哀而残酷的就是巅峰之后的下坡路。他自己知道他那些年拼得有多凶。亡命徒一般,浴血而生,一身荣光一身伤。
      里约之后他原本有退役的想法,但乒乓球前所未有的热度又开始推着他向前。经历了伤退,经历了失败,经历了回归。身体素质肯定是没法和少年时候相比了,更多的时候全凭意志品质撑着。但是世事无绝对,许昕还在打,而他想陪他。或许,他也能继续打下去。

      “咳,我就随口一说,现下反正我是不会退役的,能打一场是一场。”
      “反正你不能随随便便丢下我。”许昕扯了扯张继科的衣角。
      大概除了张继科没人能见着许大蟒撒娇的样子了。
      “哪能啊。我俩身体灵魂都高度统一,先拿个公开赛冠军再说,伊朗杯来日方长。”张继科说着还动起手来了,整个人都挂在许昕身上。
      “哎哎哎张继科,还在球馆呢,老实点你。。”

      不知道张继科用什么方法说服了刘指导,反正教练组是同意公开赛许昕和张继科配对了。这几天的训练生活,蟒蟒都过得十分阳光快乐。尤其是和张继科在一块儿的时候,用方博的话来说嘴角都咧到天上去了,丑死了。